亚太地区人口老龄化以更快的速度发展

发布日期:2014-11-18    类别:人口问题

人口老龄化,在这个过程中,老年人在整个人口中的比例不断增加,这是二十世纪后期最为突出的人口变化之一。其主要原因是卫生条件改善,和前些年的人口政策,导致死亡率和出生率下降,使得人口老龄化的影响更为严重。

二十一世纪本区域老龄化的程度势必以更快的速度发展。在五十年中间,年龄在60岁及以上的人,人数增加了两倍多,从1950年的9600万人增加到2000年的3.26亿人,达到人口的10%。今后五十年还将以更快的速度增加,使这个年龄组的人在2050年达到12亿,接近总人口的四分之一。

就亚太地区而言,今后五十年人口演变最为重要的特点,是仍处于发展阶段的国家人口迅速老龄化。老龄人口本身的相对老化,正在成为本区域老龄化过程的一个显著特点。老龄化的另一个重要方面,是在老龄人群中妇女比例的上升。

各国政府将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不仅要想出新的办法,解决人口老化带来的问题,而且还要确保社会福利方案的长期可行,同时尽量减少对经济的不利影响。这方面挑战的严重性和复杂程度,将取决于经济发展阶段、老龄化的程度和未雨绸缪的情况。

老龄化不是一个短期的问题,因此必须及时采取对策。本区域老龄化的多种表现,意味着不同国家必须根据它们目前和预期的老龄化程度,采取不同的对策。很多发展中国家必须在政策制订上作出根本性改革,特别是卫生和养老金制度,尽量减少对提供服务、公共开支,和总体经济增长潜力的压力。较为准确地对人口演变的趋势作出预测,这方面的能力可使有关国家取得较大的空间,更好地准备应对老龄化带来的挑战,如果能够及时采取适当行动,也可使之成为可以克服的问题。

提前对老龄化作出反应,可使各国收取出生率下降产生的“人口结构红利”。它还给人口仍然年轻的国家一个有时限的机会,利用它们的人口结构条件,令其年轻的劳动力从事生产,从其他国家的老龄化中受益。然而收取“人口结构红利”的前提,是要制订出适当的政策。

人口老龄化的各个国家将要经历的人口结构变化,可能会对公共开支产生重要影响,特别是对提供养老金和医疗保健。在本地区的很多国家,公共养老金制度是一套“现收现付”的制度,财政负担逐年增加。人口迅速老化,劳动力不断减少,将对公共养老金支出造成压力,因为退休人数日增,而交纳养老金的人数则逐年减少。除非作出调整或找出新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否则各种因素加在一起将对养老金的资金状况产生不利影响。

将没有基金保障的养老金计划转变为由基金保障的养老金制度,是各国政府可以采用的一种选择。向由基金保障的养老金计划转变,好处是各国政府在老龄化造成的压力面前,可以通过在较长的时期内分散作出必要的调整,最大限度地降低实行长期财政维持的经济代价。

养老金的改革还可包括以下各项措施:(a) 采用多支撑结构,增加覆盖面,包括委托和公开管理的、有确定收益的、以再分配和共同保险为目标的计划,结合由私人管理和私人集资的、按规定交款的储蓄计划,和在自愿基础上为那些愿意在老年得到更多保护的人建立的退休预备金;(b) 给基金管理人员更多的决策自主权;(c) 为革新市场工具提供机会;和(d) 在改善劳动市场灵活性的同时,使养老金可以随人流动。

其他选择包括:提高退休年龄和取消鼓励提前退休。提高退休年龄对失业问题的影响,可在改革养老金制度的同时进行劳动市场的改革,提高劳动市场的灵活性,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上述影响。

本区域人口的迅速老龄化,特别是老年人口的老龄化,增加了公共卫生的支出。从而使健康保险成为解决老年人卫生保健需要资金来源的有效手段。然而,目前亚洲及太平洋区域的发展中国家除少数国家外,几乎没有私营的预付健康保险。很多国家的卫生保健支出,或者由政府承担,或者由个人自己承担。促进健康一生,将是老年健康生活的一个关键因素。

生育率下降到更替水平乃至以下,所产生的一个重要影响,是对家庭造成的照顾老年人的压力。这一人口结构的变化,可能形成一种2-2-4的家庭结构,即中年夫妇必须抚养他们的两名子女和四位父母。这种家庭结构将迫使现在和今后几代人寻找照看老龄父母的其他安排。可采取一些社会和财政政策,鼓励子女为照顾老年人承担责任,配合由国家建立养老机构,以及营造有利于私营部门和非盈利性组织提供这方面服务的环境。还可鼓励低收入国家作为养老中心。

由于多方面的原因,老年人时常陷于贫困,而农村老年人,特别是老年妇女的贫困现象,往往更为严重,因为不论是正式的还是非正式的社会保险基本上都不存在。妇女的寿命一般高于男性,迅速的城市化现象促使很多年轻人迁往城市,造成了孤立无援、特别是老年农村妇女孤立无援的现象。预料可能赡养率将从2000年的10.9%下降到2050年的3.8%,在这一背景下,老龄化中的贫困问题在今后几十年里可能会进一步恶化,突出了有组织的社会赡养和照看老年人的必要。

然而,歧视年长工人,尤其是在招聘、晋升和培训等方面的歧视性待遇,会造成耻辱和社会排斥。要消除这种歧视观念,需要创造一种包容的气氛,使老年人可以融入发展的主流。执行根据《2002年马德里老龄问题国际行动计划区域执行战略:上海执行战略》和《1999年亚洲及太平洋老龄问题澳门行动计划》制订的国家和区域行动计划,可为老龄问题提供一个积极的扶持环境。

必须对劳动市场进行改革,以应对人口老化所带来的挑战,抓住其中的机会。开放劳动力市场,需要特别注意劳动力减少、生产率、移徙等问题的影响,以及和较年长工人适应新工作环境的问题。劳动市场还需解决较年长工人的需要,今后他们将成为劳动大军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重新定岗、重新组织劳动分工,和提供灵活的工作环境,满足那部分工人的愿望,可能是劳动力老化的有效对策。

人口的历史性大流动表明,国际移徙可以在抵消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力不足的多方面后果上起到重要作用,尽管不可能完全解决问题。人口移徙是一种跨国现象,它使处理移徙问题,使之对收容国和输出国都有利成为一个全球性的问题。输出和输入劳动力的国家之间通过双边或区域合作作出正式安排,可使所有各方都从中受益,因为这种安排既解决了输出国的失业问题,又解决了输入国劳动力供应不足的问题。

目前探讨将国际人口移徙纳入一个全球框架,确保有序的、有章可循的人员流动,可谓恰逢其时。可从重新研究现有的全球性框架入手,如《服务贸易总协定》的方式4,将这类举措,范围扩大到人口的移徙。

正象前些年的人口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现今的人口动态结构一样,也可利用人口政策扭转生育率的急剧下降。一些国家已经采取措施给予鼓励,如在住房上优先照顾人口多、几代同堂的家庭,给母亲灵活的时间哺乳婴儿、现金和财税鼓励、儿童照看补贴,和在所得税方面增加儿童减免等。然而这类改革措施必须在经过周密计划的人口政策下执行,否则低生育率所带来的好处可能很快矫枉过正,会给后代人的福祉造成损害。

相关文章

中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挑战
关注全球人口老龄化 下一代艺术家开展新课题
2030年南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贫困人口3.77亿
全球的人口老龄化正在加剧
要高度重视农村人口老龄化问题
中国人口发展特点
世界人口老龄化
世界人口老龄化问题
也门历年人口数量-也门1959至2018年每年人口数量
挪威历年人口总量-挪威1959-2018每年人口数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