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口政策针对二孩实践生育意愿(3)

发布日期:2016-03-16    类别:人口政策

中国人口政策针对二孩实践生育意愿(3)

7、台湾地区、韩国的生育率变化

以2010年以前老的人类发展指数(HDI)标准,中国2008年的HDI,相当于韩国1989年、台湾地区1987年的水平。而台湾地区的HDI超前韩国2年。以2010年后新的HDI标准,中国2012年的HDI相当于韩国1986年。中国大陆2010年的人均GDP(以时空可比的国际元为标准)为$8032,相当于台湾地区1987年、韩国1989年的水平。

综合判断,中国大陆的社会发展水平分别滞后于台湾地区、韩国23年、21年,教育模式和城市模式也基本是沿着韩国、台湾地区的老路走(而不是日本的老路),韩国、台湾地区的人口变化规律对中国大陆有借鉴作用。在鼓励生育的情况下,台湾地区的生育率从1987年的1.70下降到2013年的1.06512,韩国生育率从1989年的1.56下降到2013年的1.19

以台湾地区和韩国为参照,假如中国大陆停止计划生育,那么生育率将继续下降到2035年的1.1左右。中国大陆不但需要尽快停止计划生育,而且需要出台比台湾地区、韩国更有效的鼓励生育政策,才能遏止生育率下降趋势,恢复社会可持续发展能力。

由于中国三十多年的独生子女政策,改变了人们的生育观念,整个社会和经济结构也都是围绕着独生子女政策,这种格局很难改变。中国大陆一孩生育率下降速度就快于韩国、台湾地区当年,现在理想子女数已经比韩国、台湾地区还要少了。因此,中国大陆的生育率下降速度将快于台湾地区和韩国。

8、中国未来生育率和补偿性生育判断

由于正常怀孕266天(从受精到出生共266天),只有4月9日前怀孕才能在当年出生。本报告假设“两会”期间通过人口政策调整方案,4月9日在全国全面施行,那么对当年的出生人数没有影响,出生高峰是从第二年开始。虽然2014年实行了单独二孩政策,但是4月9日之前怀孕的只有几万人,对2014年的出生几无影响,2015年也只会多生约54万人。假设2011-2014年,如2010年一样每年出生1384万人,2015年出生1438万。

中国人口政策针对二孩实践生育意愿(3)

本报告的“台韩老路”是指将台湾地区1987年和韩国1989年的生育率平均,相当于中国大陆2010年;将台湾地区2011年和韩国2013年的生育率平均,相当于中国大陆2034年,中间年份依此类推。

2012年8月,台湾“行政院”经济建设委员会发布的《2012年至 2060年人口推计》,分中、高、低三个方案预测了未来生育率变化。本报告“台湾高方案”、“台湾中方案”、“台湾低方案”是指将台湾高、中、低方案下2012年的生育率相当于中国2035年,将台湾地区2057年的生育率相当于中国大陆的2080年,中间年份依此类推。

高方案:2015年全面放开二孩,2016年开始的“十三五”规划全面停止计划生育。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分别出生(正常出生+补偿性出生)1900万、2000万、1850万、1750万人。2020-2034年的生育率假设同“台韩老路”,2035-2080年的生育率同“台湾高方案”。

中方案:2015年继续单独二孩政策,2016年全面放开二孩,2017年中共“十九大”之后于2018年全面停止计划生育。今后鼓励生育的力度同台湾、韩国。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分别出生1425万、1800万、1700万、1800万、1700万人。2021-2034年的生育率假设比“台韩老路”低5%,2035-2080年的生育率同“台湾中方案”。

低方案:2015年继续单独二孩政策,2016年分省(或分人群)放开二孩,2018年全面放开二孩,2020年全面停止计划生育。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分别出生1425万、1450万、1400万、1450万、1400万、1450万人。2022-2034年的生育率比“台韩老路”低10%,2035-2080年的生育率同“台湾低方案”。

关于方案设定的几点说明:

1、本报告假设近年正常出生为1384万,是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短表的0岁人口计算的,生育率为1.27左右;但是人口普查长表显示2010年生育率只有1.18,国家统计局的抽样调查显示2011年、2012年的生育率只有1.04、1.26,那么近年正常出生能否达到1384万还有疑问。并且即便2010年真出生1384万,到2021年也远低于此数了(生育率下降、育龄妇女减少)。因此实际人口比本报告的相应方案还要少。

2、中国未富先老,劳动力开始负增长,经济开始减速,老年抚养比高,今后经济前景不容乐观,年轻人不堪重负,生活压力(包括就业压力)将很大。实践证明,经济衰退往往导致生育率下降,比如美国在大萧条时期,生育率从1920-1924年的3.18下降到1935-1939年的2.18,下降31%;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生育率由2007年的2.13下降到2010年的1.93、2013年的1.87。一战、二战期间,欧洲都因为经济困难等原因出现生育率下降。苏联解体后,经济衰退,俄罗斯生育率从1989年的2.01下降到1993年的1.37、1999年的1.17。

3、三十多年的独生子女政策一方面既使得民众形成了生育的“爬蚤心态”又产生了一个庞大的阻碍政策调整的利益集团,并且政府也会出于“政策连续性”等考虑,不敢全面否定过去的控制人口政策(人口政策调整就必然缩手缩脚),也就更不可能如俄罗斯那样大刀阔斧地鼓励生育。

4、中国现在处于城市化加速阶段,是生育率跳跃性下降的阶段;而城市规划全部是以民不聊“生”的模式进行规划的,并将惯性地延续着,比如连县城都是每平方公里超过1万人(而东京、伦敦也只有6000人、5000人)。

中国人口政策针对二孩实践生育意愿(3)

5、由于生源减少和大学扩招,加上独生子女承载着家长所有希望,使得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将不断提高:增加家长的养育成本,提高年轻人的就业压力,改变生育观念,延迟、挤压婚育时间,抬高婚育门槛。

因此,今后总和生育率沿着低方案(甚至更低)下降的可能性很大。

在上述三个方案之外,我们考虑了理想状态下中国人口的变化情况。这取决于对“理想状态”的理解和设定。国家卫计委和中国人口学会长期宣传理想生育率是1.8,而我们认为生育率应该稳定在更替水平上。

生育率稳定在1.8: 2016-2080年总和生育率稳定在1.8。

生育率稳定在2.1:2016-2080年总和生育率稳定在2.1。中国近期的世代更替水平接近2.3,但是远期(出生性别比、婴儿和儿童死亡率下降)是在2.1左右。

这样,我们在本报告中就考虑上述5种情况下中国的人口变化。

四、人口预测结果

过去的数据采纳各地区官方公布数据或联合国数据。未来预测数据:中国数据采纳本报告的方案(中方案以及2.1的生育率);印度、美国、发达国家(整体)数据采纳联合国《世界人口展望-2012年修订版》的中方案;日本数据采纳国立人口与社会保障研究所2012年预测(2011-2060年)的中方案;台湾地区数据采纳台湾“行政院”经济建设委员会预测(2012-2060年)的中方案。韩国数据采纳韩国国家统计局《2010-2060年将来韩国人口估算》的中方案。

中国人口政策针对二孩实践生育意愿(3)

1、人口总量变化

我们可以跟另一人口大国印度作一比较。印度人口采纳联合国《世界人口展望-2012年修订版》数据,其中低方案是假设生育率从2010-2015年的2.25下降到2075-2080年的1.33;中方案是假设生育率从2010-2015年的2.5下降到2075-2080年的1.83。印度实际生育率应该略低于中方案,而高于低方案。

相关文章

全国各大城市人口排名_最新消息 2019年全国各大城市人口
剑阁人口_广元各区县人口一览:剑阁县42.39万,朝天区12.
中国人口负增长_人口负增长 房价
江西的面积和人口_江西最郁闷的一个城市,全省面积最大
人口年龄结构衰退型_人口问题已成为世界性问题,它既是
人口老龄化_国际人口学会
巴基斯坦面积和人口_国家的人口与土地面积
周口有多少人口_坐标郑州 河南明日迎来 周口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