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结构变化吉林经济如何转型-《新文化报》专访易富贤

发布时间:1872天前    属于:吉林

最近吉林省《新文化报》(长春乃至吉林省内发行量、阅读率、影响力最大的报纸)连续四天刊发了人口问题的专题,包括对我的采访答复。东北的媒体一向比较谨慎,这次能够连续四天刊发人口专题,难能可贵。对我的专访原本有一万多字(从人口结构看东北经济),但是最后大多数内容都没有刊发(欢迎媒体,尤其是东北的媒体采访报道)。

人口结构变化吉林经济如何转型-《新文化报》专访易富贤

 

易富贤,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妇产科医学研究员,作为一个“非专业人口学家”,他的《大国空巢:反思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一书去年引起广泛关注。他在书中呼吁,中国人口政策尽快调整,把人口当成资源和优势。1999年,从中南大学博士毕业的易富贤去了美国,到美国后,他发现华人生育率只有1.2左右。2002年他进入妇产科,又发现不孕不育症患病率逐年增加,便开始反思。易富贤原有一女,到美国后又育两子。近日,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所在地家中,他接受了本报记者邮件专访,给吉林省六字献言:“抓转型,促‘生产’。”这里的“促‘生产’”,指的是“生孩子”。

 

人口减少是利是弊?

 

新文化:在全国来讲,东北的生育率是比较低的。如果人口大幅度减少,至少在环境上,对未来的吉林和吉林人是件好事,例如人均水资源必然多了;土地也会有更集约、高效的耕作方式。有一种观点认为,东北三省可能是我国首先走向人口、资源、环境与社会经济协调发展的地区。你的看法是?

易富贤:吉林全省人均占有水资源量1500 立方米, 略低于印度(1600 立方米)、波兰(1600 立方米),超过韩国(1400立方米)、南非(1000立方米),更是远远超过约旦等中东国家。与国内比较,吉林的人均水资源也比贵州、云南和西北各省份要丰沛。因此,吉林只需要根据水资源的分布重新布局城市人口就可以。

人是最宝贵的资源。人口不但能够破坏环境(过去时),更能改善环境(将来时)。当年英国工业化的时候,伦敦长期被工业烟雾笼罩,是有名的雾都。但现在由于清洁燃料的使用和对排放物的严格控制,现在的空气比1885年时还要洁净。以色列人均淡水只有223立方米,但发明了滴灌以后,蔬菜、水果自给有余,还大量出口。要保证人口、资源、环境与社会经济协调发展,必须将人口放在首位,没有可再生的人口,就没有可再生的资源和可再生的环境。

 

新文化:城市的土地和房地产市场会怎么样呢?

易富贤:中国的房地产业兴隆,一方面是因为年轻买房者还在增加,另一方面是因为城市化在加速。但是几年后,购房人口快速下降,城市化达到60%后会趋缓,就会影响到房地产。这在东北将更为严重,因为东北年轻人口比例更低,城市化水平即将趋缓,并且年轻人口还在外流。

另外,目前的城市规划并不“宜居”。这种规划适合于独生子女政策,但是一旦人口政策调整,会发现问题很大。日本东京每平方公里是6000人,美国洛杉矶中心城区只有3100人/平方公里,美国人口最密的纽约中心城区也只有1 万人/ 平方公里。而中国所有城市都依照1万人/平方公里进行规划,连县城的人口密度都超过纽约中心区。这就必然导致高房价、环境污染、交通拥挤,民生压力大,生育率持续低迷。因此,我预测中国的城市规划将有重大调整,如当年的伦敦、柏林一样,那么城市的房地产市场将发生巨变。

20世纪初期,伦敦、柏林的人口密度比中国现在的北京、上海还要高,有些区的人口密度有三四万人/平方公里;但2011年伦敦平均每平方公里只有5126人,柏林只有3750人。

 

“单独两孩”之后是否还需进一步放开?

 

新文化:“单独两孩”已在多数省份实施,就已发布的信息,你有什么进一步的看法吗?

易富贤:依照卫计委和翟振武等人口学家的预测,“单独两孩”可将生育率提升并稳定在1.8,那么每年全国出生人数就将从2010年的1384万增加到1900万以上。

但是,政策实施后的申请人数远远低于预期。北京总人口2100多万,实行“单独两孩”政策20天之内,只发放了2313张“单独两孩”准生证;上海总人口2400多万,新政满月后,累计只发放1730张“单独两孩”准生证;广州“单独两孩”一周内只受理申请158例。

浙江情况更有代表性,两地分别从2014年1月17日、18日开始在全国率先实行“单独两孩”政策。浙江独生子女比例高,符合再生育条件的家庭多,截至3月31日,两个半月内,全省共受理“单独两孩”再生育申请27549 例, 审批22390例。而头两三个月是申请井喷期,此后将逐月减少。领取准生证的人不一定今年就会怀孕,有些甚至会放弃。申请二孩的妇女有66%超过30岁,不孕率比例高,很多申请者的“证”还兑现不成“人”。

因此,人口政策不能止步于“单独两孩”,应该再果断些。

 

新文化:您前一段在国内游学报告,在北京也接触了很多学者,目前国内的人口专家们,都是什么态度呢?

易富贤:愿意与我接触的人口学家,比如原国家计生委专家委员梁中堂教授、北大的李建新教授和穆光宗教授等,都认为中国应该尽快停止计划生育。今年3月12日,北京大学举办第五期博雅公法论坛,田雪原教授、湛中乐教授和我是主讲嘉宾。田雪原是1980年独生子女政策的论证者,他现在也认为需要放开二胎。湛中乐教授是2001年计划生育法起草人之一,他现在认为应该停止计划生育,归还生育权给家庭。

 

新文化:支持“单独两孩”政策的专家,他们的看法是否也有可取之处?

易富贤:其实这样的人口专家还不少。这次“单独两孩”政策就是两个课题组论证的。

在新的人口理念的指导下,十八大之后撤并了国家计生委,淡化了人口控制职能。并且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关于调整完善生育政策的意见》首次提出了要防止“人口过快下降”。本来人口政策调整幅度可以更大,之所以只实行“单独两孩”政策,是因为蔡昉、李建民等20多位人口学家曾判断:全面放开两孩,生育率会超过4.4,每年出生人数4700万,峰值人口将超过15亿的承载上限;“单独两孩”,生育率将上升到2.4左右。国家卫计委和翟振武课题组也预测“单独两孩”政策可将生育率提升并稳定到1.8。但是现在看,“单独两孩”政策实施后没有达到他们的预期。

 

新文化:走一小步看一看,必要的话再调整,从政策上不是稳妥的办法吗?

易富贤:十八届三中全会在人口政策上迈出了划时代的一步,这是非常伟大的一步。面对人口学界和卫计委的预测,国家可能也对全面停止计划生育后的出生高峰有担心。

但是从“单独两孩”再生育申请情况看,即便在补偿性出生期间,也很难将生育率提升0.15。2010年、2011年、2012年全国生育率为1.18、1.04、1.26,也就是说,2015年、2016年的生育率也很难达到1.4,更不用说1.8、2.4了。所以我想,人口政策下一步调整应该不仅仅是全面放开二胎。

 

和吉林省情况很类似美国科罗拉多州是如何转型的?

 

新文化:东北的情况,从低生育率到劳动力的流失,请您谈一谈具体的建议。

易富贤:我在《大国空巢》中分析了各省的人口结构,认为东北未来的人口危机是严重的。2010年全国0~14岁儿童占总人口的16.6%,东北三省该比例只有11.8%。东北45~64 岁、30~44岁、15~29岁、0~14岁人口分别占全国10.2%、8.8%、7.2%、5.8%,意味着今后东北总人口占全国比例将快速下降,今后占全国的经济比例也将随之继续下降。

2010 年30~49岁/0~29岁人口之比,全国为1.39,东北为2.09,全国最高;意味着2030年50~69岁/20~49岁人口之比,东北在全国最高,老龄化非常严重。并且气候和饮食习惯导致东北心脑血管疾病的发病率全国最高。一方面是庞大的老年人口,一方面这些人还有很多疾病缠身,将阻碍东北的经济发展。

人口是经济发展最基础的要素,东北要未雨绸缪,不能仅仅在“二胎”止步,而应该积极建言,并合理布局城市和产业,让年轻人养得起三个孩子。

 

新文化:如果趋势难以改变,你关于吉林省的经济转型有什么建议?

易富贤:目前东北还是有一些人口优势的。2010年全国0~9岁人口性别比是119,而东北只有111,意味着今后东北男青年找老婆相对比较容易,不会因为“光棍危机”而危害东北的投资环境。2010年全国20~59岁人口占总人口的62.6%,东北是68.3%,说明吉林目前还是有“人”力来发展经济的。吉林要充分利用目前的人口优势。一旦错过这个窗口期人口红利,今后将非常被动。令人欣慰的是,东北三省占全国经济的比重在2008 年之后开始回升,从2008 的9.0% 上升到2013 年的9.6%,尤其是吉林上升幅度最大,从2.0%上升到2.3%。

我认为美国科罗拉多州的发展模式对吉林有借鉴作用。科州是美国内陆州,没有区位优势,纬度、气候、地形与吉林接近,一半是平原,一半是高山。丹佛是科州的首府和最大城市。科州的产业结构曾经很单一,农业和矿业曾是其经济支柱。而吉林也是产业结构比较单一。

20世纪80年代起,美国经历了全国性经济停滞,科州受影响最大,经济占全美的比例从1982 年的1.48%下降到1989年的1.33%。丹佛市的经济在1987年跌到历史最低谷。现在的吉林比当时的科州要好。

但是科州成功度过危机,经济占全美的比例上升到1995 年的1.54%、2012年的1.79%。

科州经济成功转型,从一个落后的农业矿产开采地区,上升为经济基础雄厚的生产基地,总结出很多经验,其中比较重要的就是抓就业以遏制人口外流、吸引人口流入。丹佛市经济发展署成立于1987年,使命是在5年内创造10万个就业岗位,招商引资便成为其首要任务。2003年丹佛市筹资1250万美元计划将丹佛市建设成新经济时代的中心城市,到2008年再创造10万个就业岗位。

由于投资环境的改善,人们安居乐业,科州人口从1990年的329万增加到2012年的519万,人口占全美比例从1.32%提高到1.65%。相反,康涅狄格州人口占全美比例从1990年的1.32%下降到2012年的1.14%,同期经济占全美比例从1.77%下降到1.47%。

因此我认为,吉林经济能否发展起来,人口是硬指标。我给吉林省六字献言:抓转型,促“ 生产”(生孩子)。一方面通过产业转型留住人口、吸引移民,一方面让年轻人多生孩子以增加发展后劲。另外,东北的高校实力还是不错的,比如吉林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都相当不错,智力资源还是有优势的,要让这些高校服务于东北的发展。

 

新文化:我看到一篇日本学者的文章,他的观点是,人口减少,资源、能源、粮食、环境等2l世纪最大的问题都将得到缓解。同时,人口减少的国家才是21世纪的先进国家。他认为,人口增长、经济发展的国家理念可能需要更新,北欧、西欧的国家经济停滞不前,但实际上是新的出路。你怎么看?吉林省有机会实现那种欧洲的轻型发展路径吗?

易富贤:我不同意这种观点。人口不是社会发展的充分条件,却是最重要的必要条件。影响社会发展的其他必要条件都是“死”的,只有人是“活”的,可以创造其他必要条件。资源、能源、粮食、环境等问题的缓解,靠的都是“人”。人口减少,不但无法解决既有问题,而且会增加很多新的问题。

人口是面粉,经济手段是制造面包的技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日本劳动力在20世纪90年代就负增长,经济增长停滞;这些年办法没有找到,积累的问题却越来越严重,现在日本中央政府的债务已经超过GDP的200%了(全球最高),今后日本的社会将是不稳定的。

人口是经济的引擎,如果引擎出了问题,即便将车装修再漂亮,也是开不动的。脱离人口谈发展,只是自我安慰。

 

新文化:吉林省之前关于“单独两孩”的调研是这样的:理想是生育二胎的达到64%,但考虑养育成本和机会成本,想生的才15.9%。你对这些人有什么建议?

易富贤:这种现象也出现在日本、韩国。日本的生育意愿一直高于两个孩子,但是实际生育率却只有1.3左右。因此,中国不能只是放开生育,还必须出台积极的人口发展政策。要维持人口可持续发展,需要调整整个经济结构、社会结构、文化结构,是需要全民共同参与的系统工程。

美国农业部2010年的研究表明,孩子越多,边际成本越低,养第2个孩子的成本是第1 个孩子的60%,养第3个孩子的成本只是第1个孩子的27%,但3个孩子对社会的回报却是一个孩子的3倍。现在大家觉得养不起两个孩子, 是根据独生子女的养育标准;如果主流家庭生三个孩子,那么养育成本将大幅下降。所以,现在的年轻人,要勇于“生产自救”。

 

 

相关文章

预测:2017年吉林省或出现人口负增长
2017吉林各市人口数量排行榜,历年吉林人口数量排行榜
人口结构变化吉林经济如何转型-《新文化报》专访易富贤
吉林省进入人口老龄化快速发展期居家养老都需要点啥
吉林省历年人口数量_人口概况_吉林人口老龄化
吉林省人口老龄化 吉林省人口结构
2014年沈阳出生人口数量
吉林省净流出人口91.6万 生育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吉林新生儿逐年递减 三年后或人口负增长